第二百二十四章 情仇_从不灭金身开始的武侠
乐文小说网 > 从不灭金身开始的武侠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情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二十四章 情仇

  叶孤城既知曾经的小姐姐如今已嫁作人妇,而且是南平王妃,且观其气色,圆润饱满,显然生活得安逸和乐,如此,他也便心满意足了。

  至于某些“小小”的幻想,就让它埋在记忆深处吧。

  自此,叶孤城定居飞仙岛,开始了终日以剑为伴的半隐居的生活。

  为什么说是半隐居呢?只因叶孤城隐隐然有剑仙之名,但到底还没有强大到让人畏惧的地步,时有自觉良好的剑客上岛挑战,想踩着他上位。

  只不过这些剑客太过高看自己,也小看了叶孤城。

  凡是自不量力上门挑战的,尽皆殁于飞仙岛。

  叶孤城对他们没有丝毫留手,全部成了自己的磨剑石。

  或许,也是借此宣泄心中那一丝丝难以言说的烦闷吧。。。

  如此又过五年,早在两年前便晋升至大宗师的叶孤城,此刻却是得到了一条让他手脚冰凉的消息:皇帝下令处死南平王及其王妃!

  远在南海飞仙岛的他,得到这个消息已在二十天后,赶过去尸体都要烂了!

  也就在这一天,一道惶惶剑光自白云城亮起,直冲云霄,让得久未见过叶孤城出手之人暗自震惊——不愧为江湖公认的剑仙,此等实力已非凡人能及。

  后面的事,大家也能猜到。

  久违的悲戚、绝望感,再度涌上心头,但如今的叶孤城早已不是当年弱小无力的稚童!

  一颗剑心打磨地坚硬无比的他,生生地忍住了就此拔剑赶赴皇宫手刃皇帝的冲动。

  叶孤城知道,皇宫大内并不简单,若如此就能杀了皇帝,那龙椅上的人也不知换了几任。

  至少,凭他如今的实力,斩杀皇帝的希望,渺茫无比。

  叶孤城不怕死,更何况是为了她而死?他只怕自己死了仇却没报了。

  按下心中仇恨,他继续呆在飞仙岛,磨砺自身功行。

  直到一年多前,叶孤城离开了飞仙岛,来到了南平王府,成为了世子的剑术师傅。

  对于收世子为徒,叶孤城出自真心实意,毕竟前者是她留在人世间最后的痕迹了。

  尽管世子的武学天赋在他看来实在平平无奇。。。

  叶孤城自出了飞仙岛后,一改往日的性子,开始特意关注江湖以及朝堂大小事。

  想要报仇,光凭他和南平王府的力量远远不够,还需得借助它方势力。

  然后,他便发现了西方魔教这一潜藏的外来势力,亦是让人闻风色变的强大邪恶势力!

  选择与西方魔教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但此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叶孤城已经明白,没有哪个中原势力会与他合作谋逆,因为风险巨大不说还没啥好处。

  天下各大派默认的,能当皇帝的,只有普通人!你可以招揽培养高手,甚至可偶尔凭此压制江湖,但武林世家或门派想要坐上那位置,只有死路一条!

  大门派做自己的土皇帝不舒服吗?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小门派更没那个实力。

  况且,皇宫中,可也是有高手的!

  万般无奈之下,叶孤城只能选择西方魔教了。

  在外部入侵与心中仇恨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她的分量,压垮了整个中原。

  叶孤城这样的人,不是第一个,也必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只要人还活在天穹之下,爱恨情仇、生老病死,有如密密麻麻的“丝线”自然而然地将所有人缠绕——逃不脱、避不过。

  说不准某一时刻,某一根线的崩断,便要卷起滔天风浪。

  就算我们的主角云天涯,不也是身在其中吗?他比大部分人都清醒,明白得更多:众生皆苦,有情皆孽。

  但他却甘之如饴。

  说到云天涯,此时的他经过一天一夜的飞行后,重又回到了京城。

  海棠的庄园

  焦急等待了快两天的众人,见到从天而降的云天涯后,纷纷松了口气。

  倒不是不相信他的武功,只是担心他没能及时赶到。

  现在看到神色如常的云天涯,众人明白,大概是成功将人救下了。

  李莫愁、黑珍珠、上官海棠,以及最为羞涩的仪琳,一起迎了出来,围上走来的云天涯,好一阵关切。

  云天涯自然挨个轻轻抚摸了一遍,以示安慰。

  说着,他还变戏法似的拿出了飞过一些城池时顺手买的礼物。

  前阵子离开的师妃暄和宋玉致也是回到了海棠这座宅院。

  师妃暄面色比较平静,毕竟慈航静斋出来的圣女,功夫差一些就差一些,必须要明明白白的。

  所以,尽管师妃暄心地善良,更有天下和平的大幻想,实则也是个理论过人的老司姬。

  而绾绾,那就是赤果果的羡慕嫉妒了。

  云天涯对她不大理睬,这反而使得后者越发爱得无法自拔,恨不得逆推。

  可惜男方实力太过强大,除非他自愿,否则绾绾不觉得自己能够成功。

  也就云天涯不知道她的想法,不然没准会告诉她:“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不愿意?你倒是来试试啊!”

  以上,纯属子虚乌有之,云天涯当然是个把裤裆管得严严实实的正人君子!

  君不见,面对诱惑十足、就差把“送”写在脸上的精绝女王,他都能坚定信念!

  额,说到精绝女王,云天涯好像曾答应过她,会去看望对方的,竟然给忘了!

  “大坏蛋!”稍显稚嫩的声音响起,尔后一个有些矮小的身影冲向云天涯。

  几女及时让了开来,然后就见上官雪儿楼着云天涯的脖子,挂在了后者身上。

  感受着身上的软绵绵,云天涯实在无奈了。

  迎着眼神莫名的李莫愁,云天涯有些头痛地问到:“她怎么在这里?”

  对于对方的眼神,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又误会自己了。

  两天不在,身上这个爱撒谎的臭丫头保不齐说过什么呢!

  只听李莫愁道:“你那天前脚刚走,这丫头便上门来找你了,多得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现在海棠认了她当干妹妹。”

  这还没什么好说的?你到底省略了多少啊?海棠怎么就认了上官雪儿做干妹妹,因为恰好都姓上官?

  想着,他双手托着雪儿的胳肢窝,将这不安分的小丫头从自己身上扒拉了下来,放在地上。

  被抓下来的雪儿双手叉腰,有些不满地看着云天涯。

  云天涯也不看她,对付熊孩子,要么下狠手要么就不理不睬。

  双龙中的寇仲砸吧着嘴,颇为羡慕与敬佩地看着被女人围住的自己的好大哥。

  虽然没有像上次那样来一句“大丈夫当如是也”,但脸上表情太过明显,宋玉致抬手就给了他一肘,眼神不善地瞪着寇仲。

  寇仲可没练过硬功,宋大小姐的这肘是用了力的,疼得前者龇牙咧嘴。

  尽管如此,寇仲却只是讨好地对她笑了笑。

  云天涯瞥见了这一幕,心里微微一抽,自己也就走了两天都不到,怎么好像错过了许多事的样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