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国战隼 > 第518章 创造纪录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第518章 创造纪录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再先进的天气监测系统都无法做到百分之百的掌握,因此塔台最高点部署了天气观测员,用人力观测弥补技术上的不足。

  李战创造了飞鲨开训以来的纪录,可是现在飞行控制塔台里的官兵们来不及庆祝了,迅速对李战报告的小龙卷风进行判断。组织一个飞行日不容易,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是暂停还是取消还是继续,需要严谨判断做出决定。

  也就是说必须要有充分的依据才能下这个决定。

  塔台顶端的天气观测员看不到跑道北端农田上出现的小龙卷风,事实上当时的情况下除了李战所在的空中位置,本场其余位置基本上是看不到的,那些被风卷起的落叶并不多,着实是肉眼难以从远距离上发现。

  老陈头有丰富的指挥训练经验,迅速判断了风力和风向的变化后,果断的命令石陌影暂停正在进行的训练,已经滑行到了起飞位置的另一架歼-15接到指令后重新滑行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待命。

  肉眼看过去本场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实际上低空气流变化很大了,尤其是十几米高的强侧风,对战机降落是非常严重的威胁。这样的变化又不是单独形成的,而是周遭大环境发生了变化,具体地说是东南海面上正在形成的一个几公里宽的旋转云层是最明显的标识。

  不过此时才是上午九点多,这种天气变化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最终都是会恢复如常的。

  李战把588号歼-15战机开回停机位,张雪阳和唐磊磊还有另外一名不认识的飞行员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李战刚打开座舱盖,唐磊磊就大声道,“大队长!大满贯!牛逼了牛逼了!创纪录了!”

  李战抬起戴白色劳保手套的右手挥了挥,摘下氧气面罩脱离连接最后解开安全带站起来,笑着说,“都是运气,刚才落地两秒钟之后遭了强侧风。”

  张雪阳也高兴得很,同时心里也有一百个疑问。

  站在他身边的飞行员年龄相仿,和张雪阳是同一批进的飞鲨,张雪阳对走过来的李战说,“介绍一下,曹复飞曹副团长,和我一批进来的,原来在红旗师。”

  “首长好。”李战笑着向曹复飞敬礼。

  曹复飞连忙还礼苦笑着说,“李大队长千万别,我也是学员,再说在你面前我就是学得比较差的学员。”

  这人蛮有意思,李战开玩笑说,“复飞是哪个复飞?复飞的复飞吗?”

  他指了指身后的588号歼-15。

  大家都笑了,曹复飞便秘一样的脸色,尴尬的点头,“是的,是复飞的复飞,名字不吉利,奈何是爹妈取的。”

  操,复飞。

  谁愿意复飞,当然不吉利了。

  曹复飞苦恼着说,“李大队长……”

  “老曹,既然都是学员就不要称呼职务了,况且我的大队长早让人撸了。”李战笑道。

  “那,那,老李!”曹复飞一咬牙就这么称呼了,他从张雪阳和唐磊磊那里了解到了李战那些丰功伟绩,佩服得那叫一个五体投地啊,别说副团长了,就是师长在这样的传奇飞行员面前也不敢拿架子。

  这飞机一旦开到了李战这种高度,飞行员的影响力是全军范围的。

  曹复飞说,“老李,你这个是真正的一炮打响啊,不光打响了,还把我们这些老学员给轰成了渣……”

  “老曹,说正事,老李刚下来还没休息呢。”张雪阳提醒一句。

  曹复飞连忙停止了感慨,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是这样的老李,我着舰降落这个科目不是很理想,我想你能不能,就是我想从你这里学习学习怎么飞好这个科目。”

  原来如此,李战笑着问,“经常复飞?”

  “是……”

  张雪阳和唐磊磊又忍不住笑了,唐磊磊说,“大家开玩笑说曹哥改了名字就能解决问题。”

  李战哈哈一笑,“好办法。”

  ……

  不过曹复飞已经习惯了,他的名字早都成了飞鲨集训队最广为人知的梗了。

  “老曹,一会儿飞参室讨论一下。”李战不开玩笑了,说。

  曹复飞顿时大喜,“好!我下午飞,正好可以趁热打铁。”

  显而易见李战是打算直接就今天的大满贯作为例子对他进行讲解,连续七次勾住第二道阻拦索,绝对不是运气这么简单,也就是说李战是有非常可靠的心得体会和经验技巧的。上午学习下午训练马上用上,这样无疑是最好的。

  一行人上了通勤车往宿舍走,张雪阳皱眉问,“老李,很难相信你没有相关经验。来之前我问了外教,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

  都看向他。

  他说,“外教以为咱们又请了一名外教,水平可能比他高的外教。”

  李战马上谦虚地说,“没有没有,哪有这么夸张。”

  “说真的,是不是练过?”张雪阳严肃问道。

  都不是傻子,再有天赋要做到大满贯也绝非易事,而且张雪阳一直在和外教仔细分析实时的录像资料,外教非常肯定飞行员肯定是有经验的,在第七次着舰降落的时候体现得尤为明显。

  李战轻轻扬了扬眉头闭嘴不言。

  张雪阳也没追问了,耐着性子一直等李战交换了飞行装具回到了宿舍,这才道,“能说的给我们说说。”

  “能说。”李战喝了口热水,示意三人坐下,说道,“来飞鲨之前我在搞歼十六的实战试飞,哦,和陈飞搭档,那小子现在是海航99师的资深飞行员了。”

  张雪阳和曹复飞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是吧,没有练过怎么可能会这么熟练,他们这些更早进来的老学员心里好受了一些。

  李战把当时在南海南部的那场带有紧急增援性质的对抗演练说了一遍后,道,“当时也没多想,就是想来想去除了起落架轮胎触舰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证明己方胜利,当然,同时也要狠狠的打击一下蓝军嚣张的气焰。所以就来了这么一次,后起落架轮胎触舰后滑跑了大概百十米吧,我就拉起飞走了。”

  张雪阳和曹复飞都跟听传奇故事一样整个人都是懵的,还能这样操作!

  唐磊磊比较淡定,从北库出来的基本上都知道李大队长的作风,触舰复飞算什么,比这个更过分的都有,而且还是打实弹的。

  好一阵子张雪阳和曹复飞才回过神来,曹复飞看李战的目光就像是看神了。

  “就一次?”张雪阳瞪着眼睛竖起了一根食指,问。

  李战点头,“嗯,就那一次。”

  “就一次还算不上真正着舰降落的经验,你今天就能飞了大满贯?”张雪阳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在他的想象中,李战至少是有好几十次相关的起降经验才对,而且他们甚至敢肯定李战是在试飞院那边飞的。试飞院那边的陆基舰载机起降训练跑道才是第一个模拟训练场,而且试飞院距离北库比较近,李战这样的特殊飞行员完全有几乎接触舰载机起降训练的。

  他完全想不到李战所谓的经验仅仅是一次对抗演练中的突发奇想。

  唐磊磊这会儿说道,“一哥刚下部队那天不是直接上空情了吗,一哥和别的飞行员不一样。”

  他什么意思很明显了——人和人差距就是这么滴大啊!

  张雪阳无言以对了,回想起李战下部队到二师的第一天,当时同时出现了两拨空情,又正逢着师里搞大批转场训练,又恰是老飞退役新飞入列的季节,以至于缺了一个能上天执行任务的飞行员,当时的师政委齐宏大胆启用新飞李战,从那一天起,李战“一哥”的名号开始打响。

  似乎从那个时候起大家就逐渐习惯了李战所带来的奇迹,以至于产生一种麻木意识——就该那样啊!

  相别了三两年,再重温在二师的那段历史,张雪阳也就慢慢的接受了现实,“是啊,二师的一哥,南海的疯狗,北库的勇士,真的不能用常规标准来衡量了。”

  李战也早都习惯了其他人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经常性的感叹感慨,事实上任何一个人荣立了八个一等功后大抵是这般心态。

  他说,“那次紧急增援对抗演练返航途中还搞了空中加油,陈飞演示了一遍,然后是我完成的空中加油。我不是说我很牛逼,尽管事实如此,我的意思是在学习这方面我悟性比较强悍,基本上一次就够了。”

  这话一出更让张雪阳和曹复飞心情复杂无地自容了。瞧瞧,自己这帮团级飞行员腰带上别着脑袋训练了好几个月也没能练好的着舰降落,在人家眼里就是“一次就够”的简单动作,如何不让人无地自容。

  关键你还得服气,人家有八个一等功,一等功啊!

  “老李,咱们是战友也是同学了,我十分真诚的希望能够跟着你学习,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的尽管说,我老曹绝对不跑肚拉稀!”曹复飞坐直腰板严肃地说。

  张雪阳回过神来,说道,“老李,咱俩就不用说了吧,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李战笑道,“我还得向你们学习呢,这些天不都是老张和小唐带着我搞训练。”

  “我们先教你,等你练出心得来了再和我们分享。”张雪阳迅速想到了一个办法。

  曹复飞听着感到怪异,但这又是事实。可不是么,某个科目李战一窍不通,教他一次他就学会而且水平轻松超过老师……

  李战却是严肃地说道,“我刚刚飞的时候明天感到低空气流变得很复杂,虽然是短暂的变化,但是说明这个季节里本场低空气流的多变性,你们飞的时候要多注意。”

  “明白。”曹复飞也严肃起来,“当初选这里建飞训基地就是看中了这里的气流多变,很像远海低空的情况,回旋风一定程度上和舰艇尾部气流相似。”

  张雪阳说,“其实这根本就是陈总他们故意设置的天然障碍,看着吧,低空侧风如果不是很严重,训练很快会恢复的。”

  他们在交谈等候飞参数据出来的时候,石陌影那边恢复了训练,因为各项天气数据恢复到了规定值之内。而李战开过的588号歼-15在完成了提取飞参数据和地面保障之后,又一名学员开着它滑行到了滑跃起飞位置展开训练。

  飞鲨集训采取的是飞一次分析一次的训练方式,每一名飞行员飞完一次就取出飞参分析一次,力求做到深挖每一次训练的经验教训。接到飞参室通知后,李战等人迅速赶往飞参室,抬头就看见了个熟人。

  “秦主任?”

  竟是原二师飞参室主任秦明。

  “李战,欢迎。”秦明笑着和李战握手,“听说你到了,但是我这里分不开身,不然早和你叙叙旧的。”

  张雪阳笑道,“秦主任让我不要告诉你的。”

  李战很意外,高兴地说,“秦主任给了我一个惊喜啊。”

  秦明笑道,“是你给了我们惊喜,来,看看飞参的分析结果。”

  招呼大家往小会议室里去,马上就着飞参数据的分析结果展开了讨论。秦明是老二代,他这一代飞行员最熟悉的是歼-7和-歼-8这些二代机,所以李战发现秦明对歼-15的了解非常深的时候感到很意外。能从二师调到飞鲨部队飞参室担任主任可不简单了,没丰富扎实的经验是肯定不行的。

  小分析会后李战才知道他当年离开二师不久秦明就调试飞院去了,经常在试飞院和厂家来回跑,专门搞歼-15的飞参数据分析,等于是参与了后期的研制工作,可以说对歼-15的了解是最资深的人之一了。

  秦明看到的是588号歼-15完美的飞参数据,对照着舰降落要求来看,几乎全部一致,可见李战的操纵是近乎完美的。

  但是他也有一个小小的疑问,他指着最后一次着舰降落的推力曲线末端问道,“小李,你在勾阻拦索前大概一点五秒钟有一个小小的推油门杆动作,这个动作是特意为之的还是操纵上的误差?”

  非常细微的推力变化,反映出的是油门杆位置的细微变化,而且非常快的就恢复了。

  其余三人都竖起了耳朵,如果不是秦明点出来他们还发现不了这么细小的变化,也许这就是李战的独门秘籍?

  李战却是问道,“秦主任,这里能查到当时的天气数据吗,主要是第二训练区的风力风向变化,我这个动作和当时的侧风有关系。我落地后两秒钟,有一股很强的侧风出现,当时机翼有明显的摇摆。”

  已经着陆的战机机翼出现明显的摇摆,这是判断风力的明显依据,瞬间的风力应该是达到了八级风。

  “我马上去要。”秦明立马起身去打电话让气象部门报相关数据过来。

  李战对张雪阳三人说,“这个动作不具复制性,从我今天飞行的体会来看实际上没有什么捷径,不过我倒是想到一个可能会比较有效的训练办法,最关键的是这个这个办法不需要占用宝贵的训练区和歼十五。”

  单凭“不需要占用宝贵的训练区和歼十五”就很吸引人了。

  李战道出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训练办法,而且任何一名飞行员都非常熟悉的训练内容。

  PS:在瞎几把写的同时尽量保证常识正确,在此感谢一名空军老干部(读者风铃)的技术支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