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你轮任你轮,我练我的级_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乐文小说网 >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你轮任你轮,我练我的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七十八章 你轮任你轮,我练我的级

  因为伊流翎也被困了进来,齐寄便没有再保留地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四万多年前,玛丽城风云人物不少,而其中有一位以美貌出名的,便是玛丽高中的校花,玛丽·佛基尔。齐寄曾经见过她一次,后者的确拥有惊人的美貌,不仅如此,她身上还有一种异香。

  玛丽的香气与桃源药剂的副作用不同,不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而且对其他人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任何见过玛丽的人都很难忘记她,而后者若是刻意筹谋,则几乎没有人能够逃过她的魅力。

  当然,那时候的齐寄并未继承空间镜,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旁支子弟,除了写书上颇有天赋之外,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因此,玛丽与他没有交集,他也只是对玛丽停留在了敬仰的程度。

  但齐千不同,这位齐家钦定下一代继承人,自幼就十分优秀,并且他十分坚定地认为,优秀的人理应与优秀的人同在一处。因此,他毫不掩饰自己对玛丽的爱慕之心,而他当时也的确是最接近这朵高岭之花的人。

  足不出户的齐寄对外界的情况知之甚少,只是在邻居八卦时听说,玛丽城来了个索迦高中的天才学生,连玛丽都为之动心云云。再之后,因为隔壁白珠秘宝失踪一事,城内陷入了混乱,而作为齐家一份子,齐寄也不得不被使唤着到处忙碌,自然没空去继续关注这些逸闻。

  因为繁忙,齐寄原本定时的交稿计划也被延误了,一拖再拖之下,他的责编亲自上门了。

  这件事情把齐寄吓坏了,因为前面也说过,他对玛丽只抱有崇拜的情绪,而他心里真正喜欢的人,就是自己的那个编辑。

  “你还好这一口啊?”伊流翎有点惊讶。

  “咳,”尽管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提到这一点,齐寄也不免老脸一红,“我那时候跟女孩子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卡珊娜也是有名的美女编辑,我有点想法不是很正常吗?”

  伊流翎回想了一下自己在接触到那头骨时看到的干练美女,点点头:“那么,卡珊娜是怎么死的呢?”

  “是堂哥做的。”齐寄的表情瞬间凝重起来。

  总之,卡珊娜是个雷厉风行之人,前一天打完电话,第二天一早就传送到了玛丽郡,说要盯着齐寄,在晚上之前完稿。

  人都找上门了,齐寄不敢不从,于是将事情告知了自己的堂哥齐千。后者很爽快地放了他的假,并且表示他可以在城主府腾出一间空房,因为现在外面太乱,回家也不安全。

  当时齐寄还为自己这个嫡系堂哥如此亲切而十分感动,毫无防备地就带着卡珊娜一起进了城主府,然后在齐千安排的办公室中开始码字。

  到了晚上,齐寄顺利完稿,可当他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本该在外面休息室的卡珊娜不见了。不仅如此,城主府内还陷入了混乱,警卫们将每条走廊封锁死了,仆人们吓得瑟瑟发抖。

  齐寄打听了一下,才得知齐千失踪了,而城主发现空间镜也同时失踪,因此觉得跟白珠秘宝的消失也有关系。当然,作为齐千的父亲,他自然不会对外宣称自己的儿子是嫌疑人,而是先将玛丽城再度封锁起来,慢慢搜查。

  至于卡珊娜,齐寄问了一圈人,依然没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打电话也联络不上。最后,被问烦了的警卫觉得齐寄也有重大嫌疑,把他软禁在了之前的办公室中。

  后面的发展,伊流翎也从历史故事里听说了,而齐寄当时坚持要把卡珊娜的事情写入家族史并不是什么一时兴起的行为,而是为了方便手下的占卜师能够测算卡珊娜的下落。

  齐寄最终在占卜结果的指引下找到了卡珊娜的尸骨,虽然也已经只剩下了一颗被制作成了定界珠的头骨。

  “定界珠?”伊流翎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跟镇界珠是什么关系?”

  “有相似功能,但完全不同的东西。”齐寄说,“镇界珠是由当初那位强者以极其恐怖的空间魔法造诣制作出来的东西,几乎无法复制,而定界珠却是可以通过特殊材料量产的仿制品。当初卡珊娜编辑选择签我,就是因为我们都有很相似的空间系亲和体质,而她比我要强上更多。”

  “所以,定界珠的材料,就是类似她这种空间魔法天才吗?”伊流翎明白了,又是一种邪物的炼制方式,那么齐千可能就是发现了卡珊娜的特殊体质,所以才会变得那么好说话,这样就可以诱后者进入自己的地盘,方便谋害她,“但是,为什么齐千要制作定界珠?他要进入紫塔吗?”

  “这一点我并不清楚,因为关于这件事的相关信息,都是空间镜提供给我的一些记忆片段而已。”齐寄叹了口气,“我在契约空间镜的时候,被意外拖入了一个特殊的空间,见到了紫塔,并且在紫塔外捡到了这颗定界珠。但当时我打不开紫塔的门,并且很快就被排斥了出去,在出去前我成功撬下了一块碎砖。”

  在被弹出去的时候,齐寄看到了疑似卡珊娜的虚影出现在塔楼的窗口,又发现这颗定界珠内仅有怨气,没有灵体,他便知道了卡珊娜一定是被关在了紫塔之中。

  而通过空间镜的共鸣,齐寄得知了卡珊娜的死因,而且炼制定界珠需要活体,这意味着卡珊娜死得必然十分痛苦,化为厉鬼也不是奇怪的事情。所以纠缠齐家的神秘命运诅咒,显然是卡珊娜枉死的怨恨纠缠在了空间镜之上,借此蔓延到了齐家全员。

  在齐寄思考自己接下去能做点什么的时候,命运先生就出现了,告知了他这件事情与那位玛丽·佛基尔也有关系,甚至进入紫塔其实是后者的需求。但是,他只能提供二选一的交易,要么告知齐寄玛丽的下落,让他报仇,要么就给他一个清除卡珊娜怨念的机会。

  齐寄选了后者,便放弃了自己的性命,沉睡在特殊的空间中,静待时机来临。而在格鲁壶取代齐格的那一次,玛丽城同样发生了一次屠杀,齐寄亲眼见到紫塔现世,只不过后来格鲁壶将绝大多数的目击者都灭口了,也就没有流传下来。

  不管怎么样,齐寄明白了紫塔现世的方法,接下去他只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躯壳,再次得到空间镜的使用权就行了。

  “然而,进来之后我才发现,我变成了当初的我自己,失去了几乎所有的力量。”齐寄叹了口气,“我一直在尝试阻止惨案的发生,试图终结这个轮回,但始终不成功。”

  “这样,那我再帮你一把吧。”伊流翎表示这方面他可是专家,并且通关的话也能早点出去。

  这之后,伊流翎每次都提前下班过来帮忙,并最终成功让卡珊娜免于一死。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一夜之后这地方依然轮回了,说明这不是超度卡珊娜怨灵的方法。

  这时,齐寄有了新的理解,他认为既然这件事情是他们齐家人一手造就,伊流翎作为局外人就不应当参与。

  于是,伊流翎又回到了出版社过上了天天打字的生活,甚至还会接手同事的工作。这种打字的工作其实是很费精神力的,一般人干一阵子就得歇一阵子,所以同事们并不排斥有人帮忙,反正他们打字工本来就不愁工作,出版社可远比好的打字工更多。

  伊流翎并不是什么抖M,而是他发现因为每次轮回都重头再来了,所以自己的精神状态无论多么萎靡,都能在第二天完全恢复。而当他每次耗尽精神力再回复的时候,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好像变强了一点。

  能变强谁不喜欢呢?既然出不去,伊流翎便在这轮回中痛并快乐地练起了级,反正只要拖下去,哪怕齐寄不顶事,索迦高中也会派救兵来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