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重掌斗技_无限血核
乐文小说网 > 无限血核 > 第5节:重掌斗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节:重掌斗技

  一瞬间,强烈的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针金脸色凝重似铁。

  他迅速回想起来,就在白天紫蒂亲口提及过火毒蜂!

  那头已经被针金间接解决掉的恶狼,曾经将蜂巢投掷到了营地当中,引发了火毒蜂群和全面搜救队的战斗。最终火毒蜂群虽然被击退,但是足足四位搜救队员被蛰,陷入昏迷。即便紫蒂动用全力,都没有救得回来,当天晚上他们就都死了。

  从生命气息上来看,火毒蜂虽然大多数都是普通昆虫,只有一小部分是青铜级魔兽,但它们数量太多,并且蕴含火毒。

  火毒能够致命!

  “大人,你快走。我有药剂可以解毒!”紫蒂再次催促。

  针金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少女,心中涌起温暖和感动。

  紫蒂面对蓝毛恶狼的追杀,从未放弃过他,对昏迷的针金不离不弃。现在又甘愿自己留下来,为针金争取逃生的机会。

  不管紫蒂说的是谎言,还是真有这样的药剂,只是比较稀少,不能滥用在之前搜救队员的手中。

  针金都没有任何理由,来说服自己独自逃生,而将一位娇弱无力的少女留在这里,给他挡灾。

  “你走!我来对付这些火毒蜂。”

  针金向前迈开大步,越到紫蒂前方,然后迅速俯身,从篝火中抽出一根粗大的木材。

  木材前端燃烧着,是一个天然的火把。

  针金想要挥舞火把,抵御来势汹汹的火毒蜂群。

  但紫蒂看到针金的举动,却是连忙疾呼:“不能用火!”

  “针金大人,这些火毒蜂一点都不怕火,事实上,它们正是被我们的篝火吸引来的!”

  紫蒂的话让针金一愣。

  针金信任紫蒂,旋即手臂一振,将火把往前方高高抛飞。

  火把飞落到东南方向,大概五六十步的距离,一时间没有熄灭。

  火毒蜂群一阵骚乱,很快就分出了一小股,向火把扑去。

  这一小股火毒蜂,大概有十几只,宛若飞蛾扑火,奋不顾身地投入火焰当中。

  在针金惊愕的目光中,火把前端燃烧的火焰迅速减弱,几个呼吸之后,就奄奄一息,最终彻底消散。

  而扑入火焰中的火毒蜂,再次飞上了半空,晃晃悠悠,好似吃了一顿大餐,撑住了肚皮!

  “这是什么蜂,居然以火为食?!”

  针金来不及多想,因为扑向火把的火毒蜂,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火毒蜂的大部队,已然逼近少年和少女。

  针金咬牙,只得拽着少女飞速后退。

  “逃不了的!针金大人。必须有一个人引走它们。”紫蒂却是一脸绝望之色。

  她急促地道:“这些火毒蜂猎杀一切比它们更热的生命。体温越高,就越是它们的目标。”

  “我们之前就遭遇过一群火毒蜂,是那头蓝毛恶狼,特意叼了一块蜂巢,吸引了火毒蜂来猎杀我们。”

  “我们抵御火毒蜂,阵亡了四名护卫,近十人受伤,这才解决了火毒蜂。”

  “没想到,这里还有火毒蜂!”

  “大人,你快走。现在只要我吸引住这些火毒蜂,就能给你争取时间!”

  说到这里,紫蒂振臂,想要挣脱针金的手。

  但针金牢牢地抓住她,力量之大,让她难以成功。

  两人不断后退,远离篝火,火毒蜂群紧追不舍。

  嗡嗡嗡!

  火毒蜂群忽然分出一大部分,扑向了熊熊燃烧的篝火。

  但仍旧有一小部分,带着致命的杀机,接近少年少女。

  针金和紫蒂不得不逃到篝火照明的边缘。

  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夜间丛林。

  针金猛地驻足。

  不能再逃了!

  夜晚的丛林远比白日更加可怕,许多凶猛的猎食者会接连出动。而人类在这样的环境中,视线受到很大的约束。

  在这种情况下,针金、紫蒂若是冒然冲入丛林当中,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相比较而言,和气势汹汹的火毒蜂**战,反而还有一线生机。

  因为针金修行斗气,是圣殿骑士,很可能拥有白银级的生命素质。普通侍卫对抗火毒非常危险,但是白银生命对抗火毒,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情况虽然十分危急,但针金始终没有乱了方寸,而是保持理智和清醒。

  “不要慌,我们还有机会!”他断喝一声,猛地转身,面向蜂群。

  同时,他手臂用力,将紫蒂拽到他的身后去。

  锵!

  一声轻鸣,针金将剑从鞘中拔起。

  大部分的火毒蜂正被篝火吸引,针金此时面对的只有几十只。

  火光正在迅速削弱,但还能视物。

  火毒蜂以近在眼前!

  针金深吸一口气,挺身而上,挥舞手中的单手剑,划出一道道寒光。

  许多火毒蜂被剑扫中,有的被斩成两段,有的跌落在地上不断扑腾,有的被击飞后又摇摇晃晃地飞起来。

  拥有武器,让针金攻击大幅提升!

  每一次针金剑击火毒蜂,感觉就好像是斩在拳头大小的金属块上。

  火毒蜂的表面非常坚韧,竟很少有被直接斩断的。

  针金心头一沉,火毒蜂远比他意料中的还要难以对付。

  这一小波火毒蜂被针金惊扰,嗡的一声分散开来,旋即又从左右和上空再次飞射而下。

  针金一个人一把剑,连盾牌都没有,很难防御众多的火毒蜂的围攻。

  事实上,即便有盾牌也很难招架这样的攻击,全身铠甲才是针对性的防御。

  针金奋力挥舞斩剑,左支右绌,岌岌可危。唯一让他庆幸的是,火毒蜂几乎都被他吸引,暂时还没有攻击他背后的少女。

  忽然,针金感到腰部一麻,旋即剧痛传来。

  “大人!”

  在紫蒂的惊呼声中,针金用空出来的左手探入腰际,从中拔出了一个不断乱颤的火毒蜂。

  火毒蜂足有拳头大小,捏在手中十分坚韧,有鸡蛋一般的重量。针金下意识地动用全力,想要将它捏碎,却没有成功。

  不过,当他拔下火毒蜂的那一刻,火毒蜂的刺还深深地扎在针金的腰部。蜂、刺脱离之后,针金手中的火毒蜂很快就不动弹,化为一具尸体。

  针金随手一扔,不顾伤痛,继续战斗。

  锁子甲本身是铁丝结成网状,对于斧劈刀斩有很强的抵御能力。但是面对毒刺的攻击,虽然也有一定的作用,但很不明显。

  针金利用护臂当做盾牌,倒是遮挡脸面,抵挡住了火毒蜂许多冲击。

  随着时间推移,针金不断中招。许多火毒蜂相继刺中了他。

  “难道要命丧于此吗?”情势如此危急,让针金一颗心沉入谷底。

  “斗气,我需要斗气!”少年在心中呐喊。

  斗气外放的话,就能够护身。白银层次的斗气,会在身体表面形成紧密的防护层,足以抵挡这些毒蜂的刺。

  这是对付毒刺的最佳防御手段,远比锁子甲要靠谱得多。

  但是针金偏偏忘记了如何催动白银斗气。

  他的记忆出了问题,相当残缺,无法自主调动!

  “白银斗气!该死的,给我出来!!”危险当中,少年几乎要嘶吼出声。

  篝火减弱了大半,难掩少年此刻狰狞的面色。

  生死存亡的关头,一股全新的记忆猛地浮现在针金的心头!

  秋天的傍晚。

  针金置身在一个书房当中。

  书房昏暗,一侧的石壁开了一扇狭小窗户,这是眼下唯一的光源。

  棕红色的书桌,是用上等的木材制作的。书桌上摆着笔架,笔架上共有三只雪白的羽毛笔,笔架旁边是墨汁瓶。

  书房的墙壁上,挂着三幅油画。一幅描绘了金黄的农田,一幅是森林中的深蓝色的城堡,另外一幅则是湖泊和**的贵妇。

  还有一面墙壁空着,只有挂钩,没有油画。

  “针金,我的儿子,别低着头。”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

  针金慢慢抬起头。

  他看到了书桌后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身材瘦削,面色苍白,有两道笔直又细长的胡子。他眉头微皱,流露出冷峻的气质。

  针金旋即发现“自己”转移了目光,似乎不敢和中年男子对视,他看向了唯一的窗户。

  窗外的天边此刻布满了晚霞,却是绚烂多姿。

  “为什么?半个月过去了,我的儿子,你在敛息术上还是没有进展,停留在原来的程度。”中年男子的声音继续传来。

  针金不由自主地转移了视线,盯着眼前书桌的下半部分,似乎不敢和中年男子对视。

  中年男子却是了然地道:“我很明白你的感受。你从来对敛气术就不感兴趣,你觉得家族的斗技很弱,不是吗?”

  “你觉得我们百针家族的血脉,并不能带给你卓越的体能、力量或者速度,如今也只是帝国的下等贵族,是吗?”

  针金默不作声。

  中年贵族深叹一声,站起来,绕过书桌,走到针金的旁边:“来,跟我走。”

  两人走出书房,走过阴暗的走廊,经过斑驳的石壁,来到城堡内的花园当中。

  夕阳的光,洒落在花园当中。

  花园明显疏于修理,一片破败枯朽之色。

  唯一吸引人的目光的,是花园正中央的一棵大树。

  树枝无叶,蜿蜒向天,树根有部分裸露在干燥的地面上,一条条干枯盘结。而在树干上,却是布满了梧桐般的“树叶”。

  微风吹拂,贴在树干上的“树叶”随风而动,沙沙作响,显得生机勃勃。

  针金的父亲,中年贵族领着针金来到树下。

  “看好了!”

  中年男子轻喝一声,忽然从身上涌出一股黄金斗气。

  金黄色的斗气,远比白银斗气澎湃磅礴,黑铁级的斗气更是比都不能比。黄金斗气喷涌而出,一时间掀起一阵狂风。

  幼年针金被风迫得倒退一步,双眼不由眯起来。

  劲风之下,树干上贴着的梧桐树叶,纷纷被惊起,哗哗疾飞,瞬间显露原形——这是一大群的树翅蝶。

  “斗技——百针风!”

  中年男子猛地抽出佩剑。

  这把佩剑不是开刃的斩剑,而是修长的刺剑。

  刺剑在中年男子的手中不断出击,因为速度太快,直接形成一片剑影。尤其是刺剑的最尖端笼罩着斗气,一时间,金星四溢,灿烂夺目!

  树翅蝶被狂风卷席,又被金星击中,一只只跌落在地上。

  几个呼吸过后,地面上铺满了一层“梧桐树叶”,成百上千只的树翅蝶竟是没有一只成功逃生!

  “好,好厉害!”

  针金发出声音,瞠目结舌,细看之下,骇然发现每一只树翅蝶的头部都被洞穿。

  中年贵族男子的剑技,竟然精准到了这种程度!

  “咳咳咳。”中年男子收起了佩剑,连声咳嗽,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你还觉得我们百针家族弱吗?”

  针金使劲摇头。

  “每一个贵族家族都有自己的底蕴,更何况我们百针家族曾是南方的大贵族!百针风是我族的标志斗技,也是我族的底蕴之一。但外人很少知道这个隐秘。”

  “经营一个家族,是需要策略的。有时候,我们需要高调,像是猛兽般张牙舞爪。但有时候,我们要低调蛰伏。就如同当下,我们百针家族就需要示弱,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顿了一顿,中年贵族继续道:“你知道要催动百针风的基础是什么吗?”

  不等针金回答,中年贵族便旋即开口:“是敛气术啊。”

  “啊?”针金诧异。

  “只有隐忍,积蓄力量,才有惊人的爆发。敛气术能够让我们收敛自己的气息,让外人难以察觉,或者低估我们的斗气修为。同时,敛气术还有积蓄力量的效果。只有敛气术这个斗技修行到高深的地步,才能修行百针风等等斗技。可以说,敛气术是我族斗技的基石。针金,你是我百针家族的继承人。一定要好好练习啊。”

  “我明白了,我一定努力,父亲大人!”针金双眼放光,十分振奋。

  脑海中的记忆一闪即逝,几乎瞬间,针金就回到现实中来。

  他盯着眼前的火毒蜂群,双眼骤亮。

  斗技——百针风!

  这一次是完全不同的剑技。

  之前的劈砍扫抽等等动作全数消失,只剩下——刺。

  不断地刺!

  呲呲呲呲……

  利剑的前端穿透空气,仿佛无数箭矢射出,然后精准无比地刺中空中的火毒蜂。

  针金运用了相当独特的用力技巧,剑尖在空气中形成模糊的虚影,好似一层淡淡的光幕!

  “这是?!”紫蒂抬起头,脸色震撼,惊喜交加。

  针金的反击,让她看到了希望。

  “不愧是大人!”紫蒂脱口而出,为针金加油呐喊。

  一只只火毒蜂掉落在地上,百针风斗技相当克制这些毒蜂。

  “大人……”紫蒂被守护周全,此刻看着针金的背影,双眼倒映着不断虚弱的篝火,闪烁着明亮的光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