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险恶海岛_无限血核
乐文小说网 > 无限血核 > 第3节:险恶海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节:险恶海岛

  情绪平定之后,针金、紫蒂开始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他们的处境不妙得很。

  身上的食物和水几乎没有,在野外密林中的生存工具也很稀缺。还有,他们几乎没有武装,针金可谓双手空空。

  紫蒂便提议返回到河对岸,寻找刚刚死去不久的护卫尸体,他们身上有补给品、求生工具以及装备。

  针金立即认可了这个好建议。

  两人没有选择爬树回去,这太危险了。

  他们沿着河流行走。

  河水潺潺流淌,两岸郁郁葱葱,植被茂密。河边的草地上还有明显的踩踏痕迹,这是刚刚白银级恶狼奔跑过来留下的。

  两人行走片刻,河面逐渐缩窄,地势缓缓拔高,最终形成了两座土丘,隔着小河,遥相对望。

  两个土丘相距不远,扎根河岸两边,但又都从河水上空延伸出一段。土丘上植被稀疏。

  在土丘上,两人再次发现了狼爪留下的痕迹。

  “看来,那头魔狼就是从这里跳过河的。”

  两人爬到土丘上面。

  两座土丘相距很短,完全可以跳过去。

  只是一旦失足,落入水中,必然会被河中的黄金蟒藤狩猎,死无全尸。

  “看,那是什么?”紫蒂手指着下面。

  针金放眼望去,瞳孔微缩。

  他发现了许多截河藤的残肢断体,洒落在河岸旁。

  这片河岸明显是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很狼藉,同时布满了黑色的土,好像是凝固的岩浆,看起来相当可疑。

  针金心头沉重:“河藤是黄金级别的魔植,但它并不是霸主。曾经在这里发生过一场战斗,它失败了。和它作战的,至少也是黄金级别的生命。”

  “这座海岛真的是危机四伏!”

  这么短的时间里,针金就见到了一头白银恶狼,一种黄金河藤,还有一头神秘的至少也是黄金级别的超凡生命。

  “没法催动斗气,单凭我现在的力量,对付白银级别的魔兽非常困难,胜利机会十分渺茫。”

  “之前对付那头恶狼,完全是取巧。”

  “当时,恶狼身处空中,无法借力。我忽然苏醒和攻击让它猝不及防。它没有办法躲闪,最终被击落到河水中。”

  “水中恐怖的青藤,旋即要了恶狼的性命。”

  “若是堂堂正正的交手,我恐怕凶多吉少。”

  “如果接下来遭遇到这样的凶兽,我该怎么办?”

  两人顺利地跳过河,深入雨林。

  蓝色的天空又渐渐被遮蔽,空气极其湿热。

  脚踩在地面上,感觉很松软,因为地上日积月累了许多腐叶。

  针金必须时不时低头看路,因为树藤缠绕、树根裸露,稍不留神,就会被绊倒。

  紫蒂脚步微微一顿,环视周围:“就在这附近。”

  按照紫蒂的叙述,当时恶狼追击,为了拖延时间,最后三位护卫留守在这里,尽全力拖住恶狼,为紫蒂和昏迷的针金争取一线生机。

  继续行走数十步,绕过一颗粗壮的大树,两人见到了死尸。

  在灌木丛中,两具尸体距离十几步,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味。

  他们双眼瞪大,脸上都还残留着恐惧和愤怒。

  紫蒂不由地屏住呼吸,原地驻足,针金则紧走几步,俯身查探。

  嗖!

  忽然,一条黑红的粗线仿佛十字弓弩激射而出的箭枝,从尸体之下,照准针金的面孔射来。

  针金汗毛一炸,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伸手一探。

  一下子就将“黑红粗线”握住!

  “嘶嘶嘶!”

  黑红粗线被针金的手指卡住头颅,立即被看清——是一条十分古怪的毒蛇!

  毒蛇的鳞片是黑色的,蛇头则是鲜红色的。从蛇头上延伸到蛇背,一直到蛇尾,形成有一条明显的赤红色的线条。

  而毒蛇的身躯两侧,竟是长有上百条的蜈蚣似的黑色足肢。

  “这是一条青铜级别的魔兽!”针金感受到蜈蛇的生命气息,旋即露出吃力的表情。

  “啊,小心!”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紫蒂这才反应过来,惊呼出声。

  “这是血线蜈蛇,蕴含剧毒。毒发剧烈,几个呼吸就会致死!”紫蒂急忙介绍道,“还有它的蜈足,能让皮甲都洞穿。”

  话音刚落,血线蜈蛇的反击已经到了。

  它身躯扭转,缠在了针金的手臂上,上百蜈足几乎都扎在少年的手臂上,并且越扎越深。

  鲜血涌出,痛楚则袭上针金心头。

  同时,针金感到手臂被一股缠绕巨力挤压着,血肉似乎要被挤成烂泥,臂骨也在发出呻吟。

  他手指连忙用力,想要掐死血线蜈蛇,但蛇骨非常坚硬,蛇鳞也是十分坚韧滑腻。

  针金低喝一声,将蛇头按在地上,另一只手迅速拔出匕首,高高举起,狠狠刺下。

  匕首像是洞穿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将蛇头深深地钉在了地上。

  毒蛇临死反扑,蜈足有猛地深入一寸,令针金的手臂更加鲜血淋漓。

  不过在几个呼吸之后,毒蛇的身躯彻底瘫软下来。

  虽然没有了缠绕之力,但坚硬的蜈足还是扎在少年的皮肉之中。

  针金咬牙,先取回匕首,疾步后撤,远离尸体之后,这才将一根根蜈足拔出来。

  紫蒂连忙取出腰包中的药粉,在针金手臂上的伤口挥洒了一层,然后取出白色的绷带,动作迅速地为少年包扎。

  伤口比较深,但针金的体质很棒,以及伤药的良效,血很快就止住了。

  并且一阵清凉甚至有些酸爽的感觉,混合着隐隐的痛楚,不断地从伤口传达到针金心头。

  “这是什么药剂?这么有效?不是说这海岛禁止魔法和斗气的运转吗?”针金为药剂立竿见影的效果感到好奇。

  “这是一种草药,源自冰霜大陆的蛮族部落。这并不是魔力药剂,而是单纯地利用了草药的本性。”紫蒂解释道。

  魔力药剂是药剂师运用魔法材料,成功地将当中的材料、魔力混合起来,并形成某种平衡和稳定的状态。因为这种药剂本身蕴含魔力,所以往往起效迅猛,效果卓越。

  紫蒂看着针金的伤口,眼眶有些泛红,带着惭愧内疚的情绪道:“幸亏蜈足并没有毒!对不起大人,害你受伤了。我应该早点告诉你这些情报才对。”

  针金看着少女这样,不由心生怜惜,摇了摇头,连忙宽慰道:“这不是你的错。”

  渡河之后,他们在丛林中赶路,对周遭十分戒备。即便是有交流,也都很有限,尽量避免分散注意力。

  这条血线蜈蛇从尸体中钻出来时的速度太快,出乎针金预料。

  “这岛上连一条蛇都这么古怪险恶。”针金回到之前的地方,用匕首的前段挑开蛇头,又顺势将它的身躯切开。

  “如果我能催动斗气,也不会因它受伤。”针金暗叹。

  不管他究竟是白银级别的斗气,还是黑铁级别,当时只要催动斗气防御,蜈足很难刺透他的手臂。

  针金观察了毒蛇的身体内部,蛇腹中含有大量未消化完的食物。

  少年骑士眼中精芒一闪即逝:“看来这种蜈蛇喜欢吞食猎物脏腑,又嗜血为生,难怪从尸体中钻出来。”

  “奇怪。”搜查了两遍,针金感到了疑惑,“这个魔兽体内的晶核呢?”

  魔兽能够吸收自然元素,酝酿出属于自身的魔力。这种魔力日积月累之下,又会形成魔力的结晶——便是魔兽晶核!

  刚刚出生的魔兽,体内是没有晶核的。幼年魔兽体内晶核很小,成年魔兽都有晶核。

  这条血线蜈蛇根本不是幼体,是成熟体,但却没有晶核。这让针金感到困惑。

  紫蒂适时解释道:“这座海岛上有很多诡异古怪的魔兽,它们生命气息都很浓郁,但是体内偏偏又没有魔晶。搜救队之前斩杀了一些魔兽,都没有从它们的体内寻找到魔晶。不过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魔兽也都没有展现过任何的类法术。”

  “原来是这样。”针金这才了然。

  虽然魔兽晶核价值不小,但如果是因为缺少魔晶,让这些魔兽不能运用类法术,那对针金和紫蒂而言,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解决了血线蜈蛇,针金再去检查尸体。

  地上的两位护卫早已经死透了。

  一个人的致命伤在咽喉,整个脖子几乎都被咬断,只剩下后颈的一丝皮肉连着。另外一人更加惨不忍睹——整个脑袋剧烈变形,脑浆混合着血水流淌一地。

  这都是致命伤。

  而两人的肚腹都是稀烂,这部分的伤势显然是毒蛇造成的。

  针金的神情凝重了几分,他站起身来,环顾左右。

  他细心地发现,周围的灌木丛中被踩折的很严重。

  落在常人眼中,这个场景是纷乱无章的。但针金却发现自己能够毫不费力地,分辨出了哪些是人,哪些是恶狼造成的痕迹。

  甚至,根据这些痕迹,他的眼前还描绘出了一份虚拟的行进路线。

  少年双眼微眯,视线顺着脑海中浮现出来的路线,逐渐远望开去。

  但很快,灌木丛和密林就遮挡住了视野。

  针金便迈开步伐,走出十几步,穿出了灌木丛,拐过一株大树。

  这个时候,一片罕见的林中空地,就展露在了他的眼前。

  紫蒂跟着针金都来到这片空地上。

  针金俯视脚下,发现空地上还残留着脚印。

  这是因为密林中的地面,几乎都堆积着相当多的腐叶。降雨又很大,导致腐叶中蕴含许多水分。

  因此人越重,踩在地面上形成的脚印就越深,并且常常会渗出一些水渍。

  空地上的这些脚印彼此间距都很大,这表明脚印的主人,也就是那些护卫们处在奔驰的状态。

  针金凝神沉思,暗中推测:“这两个护卫看中了这片空地,毫无遮掩,视野很好,是对付恶狼的上等战场。”

  他的脑海中像是情景重放。

  “但是当他们在这里据守的时候,忽然发现恶狼在灌木丛中奔跑,似乎要绕过这些护卫前去追杀紫蒂。”

  “于是这两个护卫大急,只得放弃地利,冒险冲入灌木丛中企图追击、阻挠恶狼。”

  “灌木丛中,两位护卫一前一后,恶狼速度极快,忽然掉转反击,一跃而起,直接咬穿了一位护卫的头颅。”

  “随后,它又奔袭到后面的护卫身上,将他的喉咙咬断!”

  针金综合尸体、种种痕迹,做出了一系列的猜测。

  一股寒意,不由地从心底蔓延全身。

  蓝毛恶狼性情残暴凶猛,竟还是如此狡诈。它似乎能洞察人心,采用了引诱、反击复合战术,并且战术执行起来,也非常干脆利落,迅速地就成功猎杀了两位护卫。

  整个过程,它还利用了地利,利用了两位护卫的护主心态。

  即便掉头进攻,施展致命一击的时候,它都很有策略——

  没有头盔的,它直接要尖牙咬碎头颅。

  带着头盔的,却是咬断喉咙。

  两个护卫的实力没有达到黑铁,但都有青铜级数。本来就不是白银魔兽的敌手,但至少应该给恶狼造成一些伤势。

  然而,护卫们最终牺牲的时候,都没有让恶狼付出什么代价。

  针金对身后的紫蒂叹息一声:“这头蓝毛恶狼确定有白银实力!”

  战斗痕迹是最好的证明,恶狼展现出来的咬合力、跳跃力,都明显是白银阶层的。

  针金感慨道:“最可怕的是它拥有骇人听闻的智力,完全超越了寻常魔兽,尤其在战术上的采用,几乎能和人媲美!”

  “一般而言,狼都是群体狩猎,采用群体战术。独行的狼都是被狼群驱逐的战败者,或者老弱病残。”

  “猛虎才会躲藏潜伏,慢慢接近猎物后,猛然发力,争取一击必杀。”

  “之前追逐我们的恶狼,显然很不一般。它采用的战术,比猛虎还要阴险狠辣。”

  “我们之前能解决掉它,实在是侥幸!”

  紫蒂深以为然地点头,脸色不由泛白几分:“我甚至怀疑过,那头恶狼拥有人的灵魂!我们第一次接触到那头恶狼,是位于队尾的成员被它偷袭。”

  “它明明有击杀的能力,却只拖拽着那个护卫奔走,令我们急奔救援。”

  “我们队形大乱,给它钻了空子。”

  “第一场接触战,我们虽然令它受伤很重,但它杀死的护卫足有三人。”

  “损失严重,我们当然十分气愤。但恶狼毕竟是白银级的魔兽,并且早已经消失无踪。我们商量之后,决定继续搜寻大人你,暂时放弃向恶狼复仇。”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认为,这头受伤严重的恶狼会在丛林中被其他猛兽吞食。即便它还活着,也应该被我们打疼了,不敢再来招惹我们。”

  “但之后的事实告诉我们,我们都错了。”

  “大错特错!”

  “第二次恶狼出现,是在六天之后。它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它在傍晚直接奔袭到我们的宿营地。”

  “它叼来了一颗蜂巢,甩到了营地中后,便立即退走。”

  “随后,一群火毒蜂袭击了整个营地。那些毒蜂连烟火都不惧怕,具备猛烈的火毒。我们好不容易击退了这些毒蜂,但足足有四位护卫被蛰,伤势最严重,都陷入了昏迷。”

  “他们浑身发热,我动用了所有能够想到的办法,都不能为他们降温。当天深夜里,他们就都死了。”

  “在此之后,我们的队伍就三番五次遭受恶狼的突袭,它成了我们索命的死神,是我们挥之不去的噩梦……”

  紫蒂说到这里,怀抱双臂,身躯都在微微颤抖,心中还有相当多的余悸。

  针金看着泫然欲泣的未婚妻,啊,她是那么的无助。

  少年骑士不由地迈开几步,伸出臂膀,主动地将紫蒂揽进自己的怀中。

  少女娇躯一颤,像是受惊的小兔回到了温暖的窝。很快,她的情绪就在针金的怀中稳定下来。

  针金轻轻拍打少女的后背,低头看到少女的脸上逐渐流露出羞涩之意。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针金温柔地道,“现在,我和你在一起。除非倒下,我会一直保护你,阻止任何伤害你的魔兽。”

  “针金大人!”紫蒂眼眸中流露出柔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